盐蔸

「реинкарнация лабиринт(轮回迷宫 ) 1」

#三党估计周更#
#月球表面系列#
#全员向,角色死亡有#
#绝望的产物#
#ooc,ooc,还有ooc#





模糊的视线慢慢恢复,树林间淅淅沥沥投射下来的太阳光有些刺眼,抬起手微微遮掩,从指间隙穿过的日光还是令青年轻轻眯了眯眼睛。地上的小草因沾着露水有些湿润,空气中似乎也弥漫着水汽,青年起身,发梢上的露珠滴到鼻尖上,视线有意无意地扫过周围。
日初的晨曦为眼前的景物蒙上了一层薄薄的光晕,脑中没来由的一阵恍惚,视线的重影很快融合在一起,短暂的空白之后便恢复过来。
“嗯……”
青年揉了揉早晨刚醒来有些逢乱的头发,发尾沾上了露水,衣服也有些湿湿的,青年起身,稍稍整理了一下皱起来的衣服,轻拍抚平皱褶。
腰间挂着的两个牌子互相碰撞发出虽然微弱但是听起来十分清脆的声音,像是挂在窗边在轻风中摇曳的风铃。
浅蓝色半透明的不知是怎么材质做成,暗金色的字体像是镶嵌在上面。

「王耀 C区」

「231」

----------------

一脚踏上金属质感的地板,鞋底与地板碰撞出沉闷的声响,背后的草地与脚下的银灰色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分界线。
“但愿那家伙在吧……”
王耀小声嘀咕着一边抓起披着的黑色的头发,将自然垂到肩边胸前的几缕黑丝撩起,轻轻的将黑发束好。

「左……」

「右……」

「右……」

「右……」

「左……」

「右……」

……

迅速地走过一个个岔路口,一路上总能看到不少黑色犹如影子一般的东西,四处晃悠却不走出自己的一小块地,如同奈何桥上迷茫的幽魂,迷失了道路却又不肯踏出自己的世界。
不过王耀像是已经习惯了这种东西存在似的,熟练的避开它们。

「那里……昨天好像还没有的」

再拐一个弯就差不多到了,不过王耀距离不远处的地上一个反光的东西十分令他在意。
虽然东西旁边有一个来回飘荡的黑影。
周围较为空荡,其它黑影也离得比较远,「处理」起来应该不会太麻烦,王耀舔了舔嘴唇,手搭在绑在腰间黝黑的短刀上,目光在黑影周围扫来扫去,要真这么走了他还有的不太甘心,要知道他这把短刀也是在黑影身下夺过来的。
王耀抽出短刀,把玩了一下,短刀在王耀手中灵活地转动,目光仍然在黑影上,犹如一头蓄势待发的「捕食者」。

“哐当一一”

一个不小心,短刀掉了,与金属质感的地板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虽然声音不大,但显然这边引起黑影的注意。
看着往这边越来越近的黑影,王耀暗骂一声。
突然,王耀蓄力前一冲,右脚猛地停住,左手搭在黑影身上控制平衡,左膝随着惯性狠狠地镶在黑影腹部,右手顺势抓起地上的东西,生死攸关的时刻容不得有半点分心,王耀来不及看往口袋里一塞,只知道那是个有些冰凉的东西。
黑影发出一声难听的嘶吼,像是被激怒似的,全是变成了血一般的红色,狰狞的面孔在王耀眼里迅速放大,黑色的獠牙猝不及防地咬向了王耀的右手。
就因为王耀捡东西的片刻停顿,獠牙已近在咫尺,王耀心中一惊,右手臂向后一扯,堪堪避开,不过前臂却还是不可避免地擦过獠牙。
“嘶……”王耀退后几步,捂着手臂,袖子已经被血染红了一片,不用看王耀都知道伤的不轻。

「真是难缠」

试着活动了一下右手,还能动,传来酥酥麻麻地感觉几乎快掩去了痛感,然而对于王耀来说这却不是什么好事,那酥酥麻麻的感觉,分明就是獠牙的毒在扩散啊!
“不妙啊……”王耀紧皱眉头,咬咬牙,左手握紧短刀,高高跳起,对这直冲过来的黑影借着重力,从头顶部狠狠地贯穿下来,反震力令王耀虎口有些发麻。
事实证明人在逆境往往能发挥出很大的潜能。黑影发出一声声惨烈的嘶吼,摊在地上,王耀用力拔出短刀,黑糊糊带着些许腥味的东西溅了王耀一身,又在还仍然在挣扎的黑影身上捅了几刀。
直到黑影没有了声息,王耀厌恶地看了看地上还在蠕动的一摊,强忍着胃里的不适,用短刀在里面翻找出一个球状的物体,上面还带着黑黑的黏液。
拿到这个之后,王耀不再停留,奋力向前跑去,他也不能保证刚刚打斗的声音会不会引来其它的黑影。
向左拐过最后一个岔路口,再向前跑了几十步,便是一堵墙,不过王耀却是毫不减速的跑了过去,在身体触碰墙的瞬间,墙消失了,走过之后,又恢复到了原来的实体感。
穿过墙之后王耀又向前跑了一会便停下来了,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
大概调整过来之后,王耀用短刀一点一点地将伤口与衣服分离,清理掉伤口上已经坏死的黑肉,王耀拿出那个在黑影身体里找出来的球状物体,用短刀轻轻地划破,将里面绿色的东西涂抹在上面。
“嘶……”绿色的半液体状物与伤口接触产生的剧烈疼痛险些令王耀失手将刀子插到肉里面。
又将袖子上的衣服撕成短条,在上面抹了点绿色的东西包扎在伤口上。
处理完这些,王耀拿出口袋里的东西,那是一个黑色的圆环,上面挂着两个长方形的小牌子,浅蓝色半透明的不知是怎么材质做成,暗金色的字体像是镶嵌在上面。

「马修·威廉姆斯 C区」

「117」

咯噔一一,王耀心中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糟了!……”

“……”

“……”

猛地抬头之后是一阵沉默,尴尬的沉默手指揣摩着手中的东西,什么都没发生。
王耀简直想骂人,就这个东西他差点没命,虽然看到这东西之后有那么一瞬间的不安感。
“马修……”低声念着上面的名字,王耀眉头微皱。

「这一幕好像似曾相识……?」

「这孩子……」

脑海中那浮现出来模模糊糊的样子怎么也看不清。

「在哪见过吗?如果是C区的话也说不定?」

「见鬼…想不起来了」

「算了,不管了」

既然这孩子也在C区,迟早会碰上的吧,反正

真相迟早会浮出水面的

王耀深吸一口气,将有些纷乱的思绪压下,正准备起身时,耳边响起一道磁性的声音。

“王耀,你受伤了?”

王耀抬头,嗯了一声示意,眼前这个人,一头金色的头发,白皙的皮肤,高高的鼻梁,下巴留着胡渣,典型的法国人形象。

「弗朗西斯。」

“这东西越来越多了……”王耀搭上弗朗西斯伸过来的手借力起身,“是时候该换地方了。”
“嗯……”弗朗西斯背靠着墙壁,脸色严肃下来,手不自觉地扶住下巴,“可是王耀,我们……能去哪……F区那边已经。”
“……”王耀怔住了,如果外面全是这种东西……他们。

毕竟谁也不能保证……

沉默

尴尬的沉默

“算了……到时候再说吧……”王耀摆摆手,倘若真是这样……真是不可想象。
连他自己也没察觉,后背泌出了颗颗汗珠。
“走吧……不知道墙什么时候开放……”王耀抬头,看向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注视着前方,瞳孔像是失去了焦距,深邃的蓝色眼睛不知何时湿润了。

“喂……弗朗?”察觉到弗朗西斯的不对,王耀推了推弗朗西斯,“你还好吧?”

“嗯……”从失神中挣脱出来,弗朗西斯眨了眨眼睛,双手故作不经意地抹了抹浸湿的眼角,“你刚刚说什么?”

“没事……对了……”王耀像是想起来什么,从口袋里掏出浅蓝色的牌子,“这个人,你认识吗?”

“马修……?”

「马蒂」

弗朗西斯思索片刻,确认记忆中的确没有这个人,摇了摇头,将浅蓝色牌子递给王耀,给了他一个否定的答案。

----TBC----

据说画小h图可以练人体……
好的我就是想为开车找个借口
天了我这个变态

#cp:初恋组
#ooc,ooc!
#好久以前的老文凑数(buni
#那么,食用鱼块

伪新年贺图
鸡年大吉吧!(别问我为什么要糊兔子xxxxD